分每一天来记,然而每一天都是很缓慢的,假如一个人获得了表达自己的能力,那么他应该在临终前一天用自己的笔力将自己一生写完,而不是像我这样,区分为日记,因为我不知道我一天发生了什么,又有什么与昨天的我竞然相反。我没能让我自己看到昨天的自己,这是我的不幸。每一次写日记,我都是按照今天该记什么来记的,从未想过,我会把昨天所经历的忘掉,只因它确实与我现在的生活产生不了切实的联系,虽说它必定是我今天经历而来的桥梁,但却并不能为我每一天与昨天不同产生一点贡献,我是在徒耗生命。在今天我并不想说些什么严肃的,使我觉得能使我与众不同的,我太容易忘了,忘记了。他们左右着我们的行动,“人不能支配自己”,通过一段话,《快乐的知识》发觉,无论我们做什么,我们都在人类里了,都会本能的保存人类,即我们周围教给我们的文化,而不去思考他们对不对。我们重复着前古人的一切行为,无论好的坏的都保存了下来这时我感到了一股空虚,但却并没有直接将为我的知识和世界摧毁,我只是在这之上接受了它,仅仅把它当作“知识”,我相信这是不够的,也就是说,我并没有真正把它的观点弄进我的脑子里,它没有左右我的决定,是的,我们是固执的生物,能左右我们决定的,影响我们大脑不去触碰那个我们日复一日生下来重复的动作,人是固执的生物,它就像一个冥顽不化的人一样,太不敢舍弃自己握住的一切,以至于手中再空不出来去接任何东西。
  它让我看到了,我现在所追求的一切,以前也有人追求过,一代一代人,从古代至今,他们都追求着,它就是保存人类,为这个目标而奋斗的,以至于许多人为追求赋上了特殊的意义,就是你得相信一个虚假的谎言才能使你奋发向上一样,正如所有人都愿意相信努力会更好一样,正是这样的目标使人类莽撞的前行着,而不思考这一前行的目的,其实早就因该停下来了,在虚无与抓住虚无之间做选择,不至于使人类一齐撞向那灭绝之路,承认自生下来就并无目标,我们只是意外的产物的荒谬很难吗?不可设想,在这基础上,名利,地位,人类的前途,繁衍都失去了它的价值,沦为无用的产物,狂妄自大的口气,是啊,人类出了一个疯子。他试图否定人类的价值,否定人类几千年的文化。
  正如我说鲁莽前行而造就的自己,我爱我自己,所以我对其他人是不可生出感兴趣的,我自私的只想了解自己,可生存使我变得和其他人一样,繁衍的欲望将我改造的成两个人,我变得躁动,我的念头就是,使我的后代能繁衍下去,人们把这称之为美德,将为这美德努力的大肆奉杨,称之为人生。其实我的本质是自私的,除去懒惰的基因,剩下的就只有无尽的生存意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