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日头照东升,人死哀尽休留沉。
冰魄寒树暑破冰,冰水相解两无情。

今天竟然没有创作的激情,然而在一个时间段有两个人发了消息,难道今天与众不同?在这段时间里,都没人发消息给我,然后要发就是一起来。那个时间段经历的事情都不相同,可能一个时间段是一个人,可能一个时间段是有很多人关注你,可能一个时间段里,心在低谷,前一段时间也许在高峰。这是说不准的,但是它们,总是喜欢反着你内心来的,但你很悲伤时,希望有个人来安慰你,恰恰没有人。可你过了那段时期反而大家都找上你了。这是很常见的,很随机出现的现象,问题是这段时间里我们怎么熬过去,甚至把它过好,这是关于内心的关卡,倘若一个人,他的心境,所求之物不在当下,那么,就已经陷入了焦虑。我确实在焦虑,焦虑那些不能实现的,但往往以为触手可及的,人嘛,往往得到的东西焦虑与能得到这样东西的距离成反比,当越能得到时反而是最焦虑的时候,在东西被剥夺时表现的越明显。
那就破案了,往往以为触手可及,只差一点,其实你离它不止一个宇宙,我们内心喜欢投射这样东西得到后的景象,放屁,那是假的。正在能得到的只在当下。

今天在游泳的时候,没发现一样和我是跨水域游的,大家都在各自的圈子里绕圈圈游,说溺水事故嘛,身处当事人还是蛮害怕这种事情的,这种害怕是情感,当它弱小时,可以趋使你趋利避害,但它发展到一定程度时,就会直接吞噬你的理智,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害怕使人失去智慧,然后游时也很爽,一直游一直爽嘛,特别是整个人在水里的感觉,将自己的身体交给一个不熟悉的自然环境,才明白大自然是不可战胜的。这句话听起来很鬼扯,但是真正在那个环境之后,你会发现,当你想征服这片水域时,你只能耗光了你所有的力气,而只有你顺应它,在该沉下去节省体力沉下去,该浮起来时浮起来时你才能游的更远,然后听到两个汉子在那闲聊,成功把我逗乐了,但总归来说是寂静的,当一切都寂静之时,就只有浪花的声音,在这一个小时里,能和你对话的,就是水流经过身体,起来时产生的的浪花。

今天可以说是正式向夏天转变的一天 ,天气不像不再那么炽热,但是却保持着很高的温度,人不会被热的汗流满面,但却是实打实的高温,总的来说是很不错的一天。